首页 > 新闻 > 要闻

中科院院士田刚:尽量创造宽松环境让年轻人做学问

发布时间:2017-10-18 06:00:08 来源:科学家说 责任编辑:笙火
【编者按】网易科技今年推出大型系列报道《科学家说》,专访全球顶尖科学家,洞见趋势,分享智慧。今天推出《科学家说》第22期,专访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田刚。

中科院院士田刚:中国数学还落后于美法 不算强国

出品|科学家说栏目组

作者|网易科技 温泉

【他是谁】

田刚,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他在基础数学的若干领域做出了重大贡献,解决了一系列几何学及数学物理中的重要问题,特别是在Kahler-Einstein度量研究中做了开创性的工作。完全解决了复曲面情形,引进了K-稳定性的概念,并建立该度量与几何稳定性的紧密联系。2015年,证明Yau-Tian-Donaldson猜想, 从而解决了Kahler-Einstein度量存在性这个60年来悬而未决的世界数学难题。此外,他在辛几何、高维规范场数学理论研究中也有杰出成就,对解决著名的庞加莱猜想也做出了重要贡献。

【精彩言论】

1、中国是数学大国,但是下一步希望成为数学强国。最主要的差距反映在,我们做了很多好的工作,但是我们缺领军人物。要引领数学研究的潮流,而不是仅仅跟在后面解决一些问题。这个还需要我们国家数学工作者做更多的努力。

2、应该尽量地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让年轻人能够更安心、更好地来做学问。建立这样的环境,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我们对学问要有足够的尊重。一定要以学问为重,以学术标准为判断一个年轻人做得好坏的唯一标准。这样子才能让年轻人健康地发展。

3、我们做得好的学者,一定要注意多给年轻人创造机会,而不是仅从自己的研究出发,让年轻人做些添砖加瓦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让他们自己能独立出来,更快更好地发展。

4、我们的年轻人一定要能够安心地做事儿,不要跟潮流,要独立思考,积极地努力,争取做好的结果、原创性的结果。而不是跟着别人后面去捡一些便宜。

【正文】

2017年未来科学大奖的“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授予了一位80后数学家——北京大学教授许晨阳。这让第二次参加“未来大奖”的评审、同为数学家的田刚特别开心。

数学家很少拿到这样的奖项——由企业家和投资人出资赞助的奖项。田刚觉得,这对中国数学的发展、对基础研究都有很大的鼓励作用。

9月9日,在2017年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当天,网易科技对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田刚进行了专访。

对于许晨阳如此年轻即获大奖,田刚解释,这并不奇怪,这与这个学科的特殊性有关。数学做得特别好的,很多都是很年轻的。因为有的学科需要实验,需要有大的实验装置。那去拥有这些实验装置就需要有一定的时间,还要有更大的团队去合作。而数学更依赖于个人的独立、安静的思考,一个人就能完成,不需要太多依赖别人。

田刚评价,中国目前是数学大国,但还不是数学强国。中国有一些数学研究是好的,但是在整个数学研究上,尤其一些重要的研究方向上,还是落后于国际的,像美国、法国等一些数学强国。“最主要的差距反映在,我们做了很多好的工作,但是我们缺领军人物。要引领数学研究的潮流,而不是仅仅跟在后面解决一些问题。这个可能还需要我们国家数学工作者做更多的努力。”他指出。

他希望未来国家能够尽量创造宽松的环境让年轻人能够更安心、更好地做学问。他认为要建立这样的环境,就要对学问有足够的尊重。比如在对年轻学者进行评价时,应以学术标准为判断一个年轻人做得好坏的唯一标准。这样才能让年轻人健康地发展,否则会误导一些年轻人。再比如,学者有一定地位以后,应该积极鼓励年轻人去独立地做研究,而不是限制年轻人的发展,让他们为自己的研究添砖加瓦。

同时,田刚希望优秀的年轻人要能把持住自己,不要着急。“你要相信只要你能做出好的东西、好的成果,就总归会有出头的一日。只要你是真金,总归会有人家识别你的时候。”他说,“我最大的期望就是我们的年轻人一定要能够安心地做事儿,不要盲目跟潮流,要独立思考,积极地努力,争取做好的结果、原创性的结果。而不是跟着别人后面去捡一些便宜。”

以下为网易科技对田刚的部分采访内容:

网易科技:您好,您是第二年参加这个大奖的评审工作了,请问您有什么样的感受、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在里边?

田刚:今年确实是我第二次参加“未来大奖”的评审,感受最深的当然是设立了一个新奖,就是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奖。我觉得这个奖非常重要,因为通常大奖都会跟数学好像有点无缘,至少很多大奖是这样子。所以这次能够有一些国内的企业家出资赞助这么一个新的大奖,我觉得对中国科学的发展、对基础研究都是有很大的鼓励作用。

当然因为加了一个新的奖以后,就要增加很多新的委员,从原来的大概9人增加到现在的15人。因为整个考虑的方式可能跟以前也有一点点改进,比如我们先分成几个小组来讨论相应奖项里头的一些候选人,最后再大家一起讨论。有很多新的地方。

网易科技:基础数学是不是有时会被忽视?是不是有这种状况存在?

田刚:我想从公众的角度,我觉得是有忽视的。我倒觉得现在国家和政府对基础数学还是很重视的,也许也有人就觉得要赶快有实效。其实很多光讲实效是一种短视,实际上很多真正的革命性的变化在刚开始做基础阶段是不一定一下子能看出来的。公众可能很多是对数学不够理解,使得我们觉得有点孤单,就会引起到底有没有用之类的讨论。

也许通过你们媒体,通过“未来奖”等等一些政府、民间的活动,能够让公众整个的科学认知水平提高的话,可能就会更加重视基础研究,更加重视数学。

网易科技:您觉得公众应该如何更加客观地来看待基础数学研究的价值?就是它能为我们未来的发展解决什么样的重大问题,然后提供更多的动力,就是这方面,我们应该怎么正确地来认识它的价值?

田刚:这个可能很难要求公众有太多??我是一个数学家,也许我可以跟公众说,要相信数学,坚信数学是有用的。而且我可以说,数学就是有用的。我以前也做过一些“数学有用”的演讲,但是我的演讲可能不是完全从实效性上说的。我们数学家也要努力,能够让公众更多地了解我们。现在有一些数学家、数学老师,他们搞了一个数学文化杂志,至少对中学生了解数学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网易科技:咱们这次的评奖其实特别有意思,我们把奖项授予了一位80后的研究者,你们为什么把奖项授予了他?能不能讲一讲你们评价的过程?

田刚:评价的过程,我想刚才在颁奖仪式上好几位老师都已经提到了,比如像晓东老师已经提到了整个的过程、程序。我想我们颁奖的依据就是看同行专家,尤其国际上非常知名的数学家或者相应的科学家,他们对工作的评价。这不光是对数学,其他的(学科)亦如此。

然后要看这个工作的原创性、它的国际影响、它的长期影响。但是长期影响可能有时候一下子不好判断,但是至少是一些顶级的专家的话,他们从他们的角度会提供这方面的信息。我们主要是根据这些信息。

网易科技:数学的获奖者非常年轻,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吗?

田刚:数学做得特别好的,很多都是很年轻的,这个并不奇怪。因为有的学科需要实验,需要有大的实验装置。那去拥有这些实验装置可能就需要有一定的时间,然后还要有更大的团队去合作。做数学有一个好处就是,刚才我讲的希望大家独立,可能做数学更容易独立。

因为我们依赖于别人比较小。这也是我当初喜欢数学的一个原因,我觉得我不需要太多地依赖于别人。就像踢一场足球,可能需要好几个人才能踢得起来。但是如果去打乒乓球就容易一点。

网易科技:但是它更依赖于人的独立安静的思考?

田刚:对,从基础数学来说,是的。

网易科技:在整个数学研究的领域,您觉得有哪些比较前沿的方向?

田刚:现在数学分基础数学和应用数学。在基础数学方向的话,它也分了若干个分支,通常来说数论,就像我刚才说的研究数的、研究素数的数学,叫数论。数论也是完全理论的东西,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它几乎是从有人类的活动开始,就要研究数的问题。刚才讲的陈景润就是做数论。数论目前也是一个非常活跃的方向,尤其它跟表示论、代数几何,建立了深刻的联系,就是学科之间的交叉。

现在的数学的特点,研究领域之间有很多交叉。几何学也是一个基础数学的研究前沿。它也不是像传统的几何学,它跟其他研究领域有一定的交叉,但是它有它自己的核心的问题。比如原来它要解决空间的分类问题,很多跟微分方程有关系,包括我刚才讲跟爱因斯坦方程有关系。但是它还是逃脱不了它的基本问题,它要研究它的基本问题,就是对空间要有足够的认识和了解。

其他的方向还有,如励建书评委研究的表示论,它实际上是代数学的一个分支。在以前有一种说法,数学有两个核心,一个是代数,一个是拓扑。一个是天使,一个是魔鬼。因为这两个是非常核心的数学部分。他是研究表示论的,研究群等等。这个方向现在很多优秀的数学家在研究。

我们中国数学家,一部分现在在外的年轻数学家,这方面做出了非常突出的工作,这是非常重要的。还有比如微分方程,与流体、飓风等的研究相关,它源于很多实际问题,但它的理论问题实际上很多还不清楚,现在在实际应用中,要靠模拟计算。可能台风来的过程中,我们有时候要经常去不断地跟踪它。因为它的背后的理论问题没有完全解决,所以我们的预测是有时间性的,就是不能预测太远的时间。

现在借助一些大型的计算机来预测台风走的轨道会很有帮助。但是如果理论上完成得更好的话,那会帮助我们计算得更准确、预测得更好。这些都是数学的一些重要的研究方向,也是基础数学方面、理论数学方面研究的重要方向。

网易科技:刚刚您其实也提到我们国家的这些数学研究者在国际上也做出了很多的贡献。那么国际上对数学的研究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相比较而言,我们国家又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田刚:因为我们国家现在的数学研究,基本上来说还是学习西方的。我们国家在比如100多年前、比如明清,我们在数学研究方面是落后于西方的。在近100年来,尤其我们很多学者留学,然后把它带回来。包括像华罗庚先生、陈省身先生、许宝騄先生,推动发展了中国的数学。但是种种原因,我们的数学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年轻的数学研究。目前跟国际相比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我们有一些数学研究是做得好的,但是在整个数学研究上,尤其一些重要的研究方向,还是落后于国际的,像美国、法国等一些数学强国。我们是数学大国,陈省身先生说我们已经成为数学大国了,但是下一步希望成为数学强国。最主要的差距反映在,我们做了很多好的工作,但是我们缺领军人物。就是领数学研究的潮流,而不是仅仅跟在后面解决一些特别重要的问题。这个可能还需要我们国家数学工作者做更多的努力。

网易科技:您刚刚说我们是一个数学强国,我们也了解到您除了做研究之外,您还组织了很多对于数学人才的培养活动。对人才培养,您有什么样的见解?

田刚:第一个,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至少吸引一部分优秀的年轻人来研究数学。因为毕竟需要有天赋的、有能力的人来学习数学、来研究数学。然后作为我们来说,我们可能算是过来人或者算是已经岁数较大的(学者),或者作为国家还是政府或者学校还是院系,应该尽量地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让年轻人能够更安心、更好地来做学问。

建立这样的环境,我觉得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对学问要有足够的尊重。比如我们去评审一个年轻人到底做得有多好,以什么样的标准、以什么样的方式,这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我们作为前辈或者算是已经比较成名的学者的话,应该要以身作则,一定要以学问为重,以学术标准为判断一个年轻人做得好坏的唯一标准。这样子才能让年轻人健康地发展。否则会误导年轻人,那样子的影响是非常坏的。

做得好的学者,我们的学者有一定地位以后,应该积极鼓励年轻人去独立地做研究。要想做一个好的学者,无论是做数学还是做其他学科,我相信一定要有自己一定的独立性。有独立性,他才能有创新,他才能发挥自己真正的才干。我觉得我国还是需要特别重视这方面。

尤其我们做得好的学者,一定要注意多给年轻人创造机会,而不是限制年轻人的发展,为自己的研究添砖加瓦。更重要让他们要能独立出来。

网易科技:您对我国未来的数学发展有什么样的期许或您对您的学子或者有兴趣研究数学领域的人,有什么样的要求?

田刚:我不喜欢对别人有要求。我只是说希望或者期许,我希望他们能够不要想得太多。我们不能说我们的环境是十分的完美,也确实会有一些歪风邪气,有一些浮躁之气。但是我希望我们的年轻人,尤其一些优秀的年轻人要能把持住,要能稳住,别急。你要相信只要你能做出好的东西、好的成果,就总归会有出头的一日。只要你是真金,总归会有人家识别你的时候。

所以我最大的期望就是我们的年轻人一定要能够安心地做事儿,不要盲目跟潮流,要独立思考,积极地努力,争取做好的结果、原创性的结果。而不是跟着别人后面去捡一些便宜。

责任编辑: 笙火

相关阅读

网易科技讯 10月1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目前来看,人工智能只是对大脑的松散模仿。那么如果你真正仿制出一个大脑呢?你需要做到目前为止还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映射大脑[详细]

2017-10-18 07:40:01

【编者按】网易科技今年推出大型系列报道《科学家说》,专访全球顶尖科学家,洞见趋势,分享智慧。今天推出《科学家说》第22期,专访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详细]

2017-10-18 06:00:08

网易科技讯10月17日消息,“阿里巴巴应该有赚钱的能力,但绝不应该成为一家因为赚钱而存在的公司。我们真正的使命,是用好技术和创新的力量,让世界经济更加普惠共享,可持[详细]

2017-10-17 23:00:05

C114讯10月17日消息(林想)银河联动信息技术(北京)公司宣布,入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控告腾讯财付通及阿里巴巴支付宝的二维码扫码支付,侵犯其采集和分析多字段二维码的系统[详细]

2017-10-17 21:00:07

李娜过去有人说,如果把缺口比作市场份额的话,苹果公司logo上的那一缺口是被三星咬下的,但现在,华为也想这么干了。在连续两个月在全球销量上超越苹果后,华为有望在今年[详细]

2017-10-17 19:20:31

金羊网讯 记者梁怿韬摄影报道:有的人骑共享单车上下班,有的人骑共享单车周末玩耍。以下这位文中主角可不简单,他花了42天时间,把一辆共享单车,从成都骑到拉萨。10月15[详细]

2017-10-17 19:20:01

头条信息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来源公众号:浙股 浙股君话说龚刚、肖锚桅小
核心提示:10月8日午间12时32分,新浪微博官方
只要被认定为有效线索的,每次举报最低奖励30
因为硬件,微软和Google正变得越来越酷,越来越
微商晒的《空天猎》包场票根网易科技讯10月

滚动资讯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版权所有 科学之星 电子邮件: news@science-star.cn 京ICP证 07017567号